《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读书笔记

第一次世界大战、二月革命、十月革命、国内战争,保尔意志坚强、勇气非凡,把自己的命运同祖国的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不断成长从一个“保尔从不允许别人欺负他,即便稍加侮辱,他也不能原谅”的游击作风成长到一个可以“觉得应当克制忍耐”的共产党人。

妈妈对保尔不离不弃,每每在他生病不能工作的时候及时的照顾他帮助他。

第一部分

第一章

“这个孩子长着一对黑眼睛、穿着灰衬衣,蓝裤子,膝盖上还打着补丁”,这是对保尔的第一次描述,保尔在瓦西里神父家里补考的时候将一小撮烟末撒在神父家为复活节准备的面团里,因此被干出学校。

“保尔从不允许别人欺负他,即便稍加侮辱,他也不能原谅”

母亲把保尔送到车站饭馆,在洗碗间干活,开始了他的劳动生活,

规定早上7点接班,洗碗间胖男孩让他明天6点接班时,保尔脸色阴沉的说“你放客气点,别骂人,要不会够你受的。明天我七点来。打架我也会,而且不比你差,如果想试试,那就来吧”

在洗碗间保尔干的活最多,从来不知疲倦.

对车站饭馆的不满:

“我们像骆驼一样拼命干活,得到的回报却是谁想打就打,得不到一点保护……他们不把我们当人看待,对姑娘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后因连续两个昼夜干活,没关水龙头,睡着后水满溢出,被暴打后离开饭馆,到配电室工作。

第二章:

沙皇被推翻了!布尔什维克党

红军司令部开会决定朱赫来留在车站工作,把城里存放的武器发给居民。朱赫来与保尔渐渐亲近,教了他英国拳击。

偷了德国中尉的曼利赫手枪。

第三章:

保尔与冬妮娅成为好朋友萌发感情,朱赫来建立了由机务段的钳工和锯木工参加的坚强组织。

为了维持家里的生活,保尔白天在锯木场干活,晚上在配电站工作。

第四章:

彼得留拉匪帮戈卢布与帕夫柳克的对峙后,戈卢布的队伍对犹太人实施了屠杀。

第五章:

朱赫来夜晚来找保尔借宿,与保尔一起生活了八个昼夜,对保尔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让他知道只有布尔什维克党史革命的,是不屈不挠地同所有财主进行斗争的。

因为冬妮娅请的客人中有维克托,保尔与冬妮娅闹别扭,离开的路上看到了朱赫来被彼得留拉匪徒押着,他瞬间做出要救朱赫来的决定,保尔袭击了卫兵救了朱赫来,但被冬妮娅的朋友丽莎看到了,她没有告发保尔,但她告诉了维克托,维克托出卖保尔,保尔被关了起来。

第六章:

保尔被捕以后,冬妮娅很着急。十六岁的保尔在审讯的时候,什么也没有供。彼得留拉阅兵的时候,上校切尔尼亚审视犯人很滑稽的放了保尔,保尔跑到冬妮娅家里,冬妮娅和妈妈热情的招待保尔,冬妮娅帮助保尔联系哥哥阿尔青和好朋友谢廖扎。

第七章:

乌克兰共产主义青年团委员会成立,谢廖扎成为共青团员、团区委书记,且与丽达同志关系亲近友好。保尔来信说自己成为科托夫斯基骑兵旅的一名红军战士。冬妮娅与宣传列车的政委丘扎宁走到了一起。波兰白军逼近,红军撤离。

第八章:

谢廖扎跟随红军部队与波兰军抗战,保尔也驰骋在祖国的疆场上。保尔给同志们讲《牛虻》,保尔想指导员克拉默提出要到骑兵第一集团军,后来保尔成为骑兵连的排头兵,日日夜夜在激战中度过,骑兵师解救了被波兰白匪军关押的5071名布尔什维克党。保尔去停放装甲列车的车站办事,碰到了哥哥阿尔青。保尔在追赶逃跑的波兰军时严重负伤。

第九章:

十七岁的保尔负伤后经过十三天的昏迷在部队诊所恢复了知觉。保尔出院后住在冬妮娅寄宿的布拉诺夫斯基家里,试图吸引冬妮娅参加社会活动,由于冬妮娅的打扮与大家们相差太大,两人再度出现矛盾。保尔与朱赫来见面,保尔暂时不能上前线,与朱赫来一起在肃反委员会工作消灭反革命。与波兰的战事结束,部队派往克里米亚,肃反委员会负责疏散水泄不通的车站,保尔与谢廖扎在火车站匆忙见面,一个星期后谢廖扎在第一次战斗中牺牲了。在肃反会紧张的工作环境下保尔再度昏迷,后来保尔的工作调到了省团委,在铁路工厂担任共青团的书记。对波合约签订,舍佩托夫卡仍属于苏维埃乌克兰,保尔回家探望母亲。

第二部分

第一章:

保尔协助丽达参加一个县的共青团代表大会,保尔同丽达学习专题。保尔因为看到丽达的屋里有一个男人而莫名难过。保尔找到理由拒绝再听丽达讲课。在朱赫来的带领下镇压由彼得留拉残匪拼凑起来的突击队。

第二章:

铁路濒临瘫痪,粮食和木材无法运输,饥饿与寒冷威胁着大家,需要在短时间内从博亚尔车站修一条六俄里铁路到伐木场,眼下是秋天,阴雨连绵,接着是冰天雪地,工人的衣服全部是雨水和泥巴,靴子都烂了,修建铁路越来越艰苦,第一批修路工人的工作去期限快到了,换班的人还没着落,开会决定党团员全部留下继续工作,大家靠青春活力来支撑着。肠伤寒并发大叶性肺炎使保尔晕倒在地,由同乡将他送回家乡,但是阴错阳差的向省委报告了保尔的死讯。

本章中,丽达搞清了不是像保尔自己说的那样,听不懂她讲的课而不去上课。

在修铁路的地方,保尔再次遇见冬妮娅,这时的她刚刚结婚。

丽达给保尔捎来一件短大衣。

第三章:

保尔战胜了死亡,可以扶着墙慢慢走动了。在回基辅的前一天,保尔去了哥哥家,从哥哥家出来去了烈士墓地,在这里形成了他伟大的思想“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属于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该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为人卑劣、生活庸俗而愧疚。这样,在临终的时候,他就能说:“我已把自己整个的生命和全部的精力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奋斗。应当赶紧生活,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疾病,一个意外的悲惨事件随时都有可能中断生命。

保尔回到城里,朱赫来、丽达都不在原来的地方了,他最终找到潘克拉托夫在他那里过夜,第二天保尔去了团省委请求恢复团的组织关系,回铁路工厂工作,在那里保尔遇到一大堆故友,扫到大家热情欢迎,并在积极分子大会上做了发言。保尔住到奥库涅夫那里,保尔暂时不想担任领导工作,因为他想学习,白天在车间干活,晚上到公共图书馆看书。后继中修车间支部委员菲金弄坏一个美国钻头事件后保尔在团委负责政治教育工作,保尔友好的解开了与茨韦塔耶夫之间的误会。区委书记托卡列夫介绍保尔俄国共产党。保尔与安娜一起参加市苏维埃全体会议,在回去的路上遭到匪徒拦截,保尔救了安娜。

第四章:

保尔去了边境工作,担任第二军训营政委兼共青团区委会的代理书记,秋汛是木材陪冲走,大家打捞木材,保尔坚持劳动急性风湿病出院后只能勉强干活,委员会让他退职,保尔拒绝领取抚恤金,再次回到母亲身边,母亲用热气熏他又手按摩,保尔又可以走路了,保尔离家来到省会,组织部介绍他去省兵役局在主管军训的部队里担任政治工作,后被选为边境各村庆祝十月革命委员会主席。

保尔的军训营参加地方部队的秋季大演习,保尔腿肿骑马,团参谋长丘扎宁命令他下马,“如果你是残废,却还在军队里服务,那可不是我的错”,他感到受到侮辱,又觉得应当克制忍耐。

演习结束后,保尔累垮了,回到母亲那里住了两天,后回到区委会,在区里工作一年后,调离区部,区党委讨论决定批准保尔转为共产党正式党员。

第五章:

列宁同志逝世,工人纷纷入党,“列宁的去世使几十万工人成了布尔什维克。领袖逝世了,但是党的队伍没有涣散。一颗繁茂的根须深深扎入土中的大树,如果只折断了树梢,是不会枯死的”

第六章:

在乌克兰代表团的会议上丽达与保尔见面,解开了为什么当初中断两人之间的学习与友谊的结.夏天大家一个接一个去休假了,保尔坚守在岗位上,医院委员会给出的意见是保尔必须立即休假,但保尔本人建议等专区团委组织部长休假回来再离职,在休假前他的工作抓的更紧了,事都办妥才放心离开。修养的前夕,保尔在党委宣传部的办公室听到了专区国民经济处处长法伊洛猥亵罗塔耶娃的事情,暴打了他,因此上了法庭,会议决定将法伊洛开除出党,保尔被宣布无罪,保尔到中央委员会的疗养院修养。

第七章:

在疗养院里保尔认识了多拉遇见了扎尔基,一次党内会议后,保尔离开疗养院被派到一个工业专区担任专区团委书记,一次外出翻车,保尔的右膝被压碎了,需要手术 ,外科医生给保尔做了检查,保尔体内有种致命的炎症长在发展,医学上暂时无法治疗,面临瘫痪。保尔来到“迈纳克”疗养院,到月底保尔的病情恶化,直到离开疗养院,医生一直禁止他下床行走。母亲来信希望他去看看自己的老朋友阿尔宾娜﹒丘察姆,在丘察姆家,保尔认识了达雅。医务委员会和党中央决定保尔继续治疗,不予恢复工作,但保尔坚持要求工作,在中央委员会书记处机要部门工作,病情越来越严重,但他仍要求工作,“只要心脏还在跳动,就不能使我离开党。只有死亡才能使我停止工作”。保尔的生活每况愈下,工作根本谈不上,多半整天卧床不起。

第八章:

保尔沉思自己二十四年的人生,也想过自杀,最终决定战胜目前的生活,保尔与达雅结成终身伴侣。保尔每天埋头苦读,不停的读书,保尔负责了工人党员积极分子学习小组。

保尔双腿瘫痪,能动的只有右手了,母亲来到保尔身边照顾他,保尔继续学习。达雅也不断成长,当选为市苏维埃委员、后补党员、党员。保尔病情继续恶化,双眼失明。保尔接受了一个小组的任务,其余的时间都用来听收音机。

第九章:

保尔和达雅到了莫斯科,保尔住进一所专科医院,后来保尔在莫斯科安家,开始写作,把整个身心扑在创作上,小说寄出得以出版。他拿起了新的武器,重新回到战斗行列,开始了新的生活。

保尔一次次的问自己“为了挣脱这个铁环,为了能够归队,使你的生命变得有益于人民,你竭尽全力了吗?”

他的回答是:“是的,我似乎已经竭尽全力了”。

2016-04-06 00:0044钢铁是怎么炼成的